传媒

美国顶尖高校大讨论:写文章VS新技术,孰是新闻教育的核心?

字号+ 作者:网络 来源:news.qq.com 2015-10-21 20:47 我要评论( )

数字技术是新闻业的终极改造者,还是将摧毁新闻核心的洪水猛兽?美国顶尖新闻院校已然掀起火爆争论: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新闻教育?

美国顶尖高校讨论:孰是新闻教育的核心?

日期 : 2015-10-10
0
编者按: 数字技术是新闻业的终极改造者,还是将摧毁新闻核心的洪水猛兽?美国顶尖新闻院校已然掀起火爆争论: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新闻教育?

10月8日,复旦大学大数据学院揭牌成立,同时成立的还有复旦大学大数据研究所。对于数字化如何深刻影响大学教育,高校以实际行动宣告将迎接挑战。

那么,具体到新闻教育,面对同样的时代挑战,新闻院校该如何反应呢?下面美国几所顶尖新闻学院给出的答案。

打破新闻教育“惯性” 新闻教育一贯“反应迟钝、目光短浅”吗?

在新闻媒体的一片不确定性和焦虑下,新闻学院正致力于加大相应课程的比例以发展数字多样性,至少是让学生们对它有所熟悉。虽然有些课程仍处于测试阶段,但它们无疑是一个受欢迎的卖点。

实际上,随着工作机会越来越稀缺和学费不断上涨,呼吁现代化教学的紧迫性已经由职前培训转变成为了找到理想工作,赚取工资的敲门砖。新闻教学一直面临着这样的挑战,即平衡崇高知识、公民野心以及行业对学生的技能要求。数字化的颠覆已经打乱了这种平衡,新闻学院培养写作技巧的作用也正面临着被做空的风险。

“我们的职责和角色并不是一个职业学校,去盲目地回应行业所需要的一切,”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纽约时报》撰稿人Sam Freedman这样说到。“但技术革命下,读者将以一种新方式消费新闻,在坚持重要传统时我们势必需要对此作出回应。”

很多人认为写作是新闻的支柱部分,然而,随着诸多关键技能的转型,高质量文章是否不再必要?“我认为确实存在着这样的风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院院长Edward Wasserman说。“但是,新闻学院存在着一种很强的文化壁垒,它也会阻碍向数字技术的过渡。”

几十年来,这种惯性始终存在于新闻教育中。虽然它可以作为学术界的一种稳定结构以压制对流行现象的冒进反应,但是当传统印刷媒体的就业机会已经接近枯萎时,新闻院校就必须作出深刻调整。比如,2013年时,哥伦比亚大学改革了硕士课程并得到了教职工的一致支持。

“虽 然对于如何改善课程有很多很好的讨论,但这些讨论通常都不涉及是否有必要以一些巧妙、长期的方法去适应数字时代,”哥伦比亚大学校长Steve Coll说。“考虑到对数字时代的适应,他们更多地关注如何以最佳方式实施10个月的课程。就如同没有人会站在火车前说‘不,我们必须回去’。”

奈特基金会二月时发布的一份详细报告《超越自我:看新闻教育的未来》(Above and Beyond: Looking at the Future of Journalism Education)中的结论也表示,新闻院校反应迟钝,目光短浅,“如今,具有识别和掌握新兴市场趋势和媒体技术,同时能够将它们迅速融入新闻工作的能力对于新闻教育至关重要,其重要性如同掌握美联社报道风格和倒金字塔结构。”

数字课程含金量够吗? 技术应用课程只是更“取巧”的教育手段?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新闻院校当前所采取的各项措施。《哈泼斯杂志》的出版人John R. MacArthur提到,“作为一个出版人和作家,尤其反感写作本身的商业化——散文和诗歌被命名为‘文本’。”2013年时他曾在《哈泼斯杂志》写到:“突然间,我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们都减少了对句子和故事的精雕细琢,转而像拧螺丝一样机械地工作了。”

MacArthur认为奈特基金会的报告中的关于针对数字化编辑室专门训练新闻研究生的观点是值得怀疑的。在一次采访中,他说到:“我不会对所谓的新闻数字现实抱有太多想法。”MacArthur甚至质疑这种方法是否真的可行。

MacArthur的疑问是,“如果学习电脑技术能让学生们获得工作,我又怎么能反对呢。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哥伦比亚大学、南加州大学、以及西北大学梅迪尔新闻学院等少数院校开设了为期一年的的硕士项目。Wasserman认为这些充满野心的项目都面临着挑战,即使是像伯克利那样的两年学制项目同样如此。

“教学生们写好文章十分困难,但教他们使用新技术却并非如此困难,”他说,“所以如果一味迎合、屈服新技术和那些看似酷炫的东西,偏离了核心内容,将会十分危险。”

在2014—2015学年的伊始,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学院取消了为期两年的文学硕士项目,采用了为期9个月的教学模式。报道这次改变的新闻稿标题是“新建设,新项目,新时代”,其中还采用了各种流行的新媒体术语,比如“数字融合新闻编辑室”、“360°采编部”等等。

视频: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学院“新建设,新项目,新时代”,时长3分08秒

新闻教育面临鱼与熊掌难题 技术与采写“硬功底”如何才能兼得?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干的。“像全国许多学校一样,我们正在尝试,”曾任教于伯克利的南加州大学印刷和广播教授Sandy Tolan说。“数字时代给学生们带来了一系列新的要求,但值得关注的是,尤其是在短时间的项目学习里,如何保证基于深度报道和传统的费时费力工作的新闻价值?”

Tolan 的同事建议他将长篇写作课的时间由15周缩减到7周,但是Tolan担心这样做的话,无法留给学生足够的时间去确定主题、报道和修改。他提出减少课程负 担,给课程提供较少学分,并乐观地认为数字化和传统新闻之间可以达成平衡。但是,南加州大学的其他教师们对此还没有定论。

南加州大学(USC)教授Sandy Tolan南加州大学(USC)教授Sandy Tolan

哥 伦比亚大学的新闻硕士项目在2013年时去除了报纸、杂志、数字化和广播课程方向之间的区别,允许学生选择全部课程。学生在接受采访时,一致称赞了这一变 化。学校还将此前为期15周的采访和写作课程拆分为了采访和写作两门课。自1969年以来这项课程几乎没有改变过,不过它仍属于强制课程。

Freedman是在课程改革后第一批教采访课的教师,这门课融合了数据、照片、音频和其他各种多媒体形式。他强调在如今的报道环境下,学习这些技能非常重要,采访是一个好新闻的基础,而非写作。

哥伦比亚大学的另一位教授Stephen Fried在80年代早期进入杂志写作时,就已经有对于更短、更紧迫叙事风格的不断增长的需要了。尽管技术在继续发展,但Fried认为长篇写作的基础知识在数字平台和课堂教学上仍然有用。

数字第一媒体(Digital First Media)的执行副总裁David Butler表示,他们的子公司《圣荷西水星报》只招至少具有5年工作经验的记者。他对于研究生课程中的写作技能表示怀疑,“我也相信学校会教学生们如何写标题吸引SEO(搜索引擎,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但是这与如何利用标题吸引印刷媒体的读者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西北大学新闻学院也在积极推进技术课程,其课程项目负责人Jon Marshall就表示,写作、报道和多媒体技术的培训是同等重要的。

伯克利新闻学院院长Wasserman说:“尽管我们希望给予学生所有巧妙的工具和技术,但精通写作仍然是不断给予的礼物。”

扎实的理论基础、一定的采写功底、熟练的技术应用,如何把这三者完美融合恐怕是新闻学院的永恒追求,但目前来看,还没有找到全面平衡的方法。如何将试错的成本降到最低?我们期待学界业界更深度的讨论。

====================

本文系《全媒派》独家编辑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全媒派”(ID:qq_qmp),阅读更多精选文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